分类文章导航

Peter Thiel哲学自由科技创投人

Peter Thiel哲学自由科技创投人

Peter Thiel 详细介绍

也许我们都知道Peter Thiel是PayPal联合创始人,也是美国硅谷传奇投资人,但也许鲜有人知道,他还是一名同性恋;一位畏惧死亡而对抗衰老技术有些痴迷的人;他厌恶政治却又参与过政治;他是喜欢哲学的德国人,还是一位信奉自由主义的亿万富翁。

根据Thiel的观点,计算机和互联网的发展并没有显著改善人们的生活质量。在他的新书中,Thiel提醒创业者传统的商业智慧正在阻碍进步,也让很多领域无法取得重大突破,比如能源和健康医疗,科技并没有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。虽然Thiel在科技如何突破这个问题,没有具体的答案,但他还是给出了一些建设性的建议。

投资与创业生涯:

1)2002年,Thiel和朋友Elon Musk在一家咖啡馆Café Venetia(位于帕洛阿尔托最热闹地段大学街,Thiel的大部分产业几乎都在这家咖啡馆附近,去这里的大多数人都讨论创意点子和风险投资)开始讨论PayPal,后来PayPal以15亿美金价格被eBay收购,Thiel也获得了人生中第一桶金5500万美金。

2)PayPal被收购后,涉足投资领域,设立了避险基金Clarium Capital Management ,自己私人注入了1000万美元

3)2004年,由Reid Hoffman和硅谷顽童Sean parker引荐,Thiel投资了扎克的Facebook 50万美金,是Facebook获得的收笔外部投资,赢得了7%的Facebook股份并成为公司董事会成员,如今股份估值为15亿美元。

4)2005年,投资5000万美元创办Founders Fund风险投资公司,致力于扶植Web 2.0公司,2007年实现第二轮融资,曾投资过Spotify,Yammer以及Quantcast。

5)接着联合创立了Palantir Technologies(后来搬入Facebook办公室旧址)并投资3000万美元,现在这家公司市值25亿美元,Thiel担任董事会主席。

6)除投资互联网以外,Thiel还投资,纳米技术、外太空探索和机器人研制上。他成为奇点研究所(SingularityInstitute)的主要捐助人,还为致力于抗衰老研究的Methuselah Foundation投资了350万美元。

7)也是Halcyon Molecular抗衰考研究机构的最大投资人和董事会成员,毫不犹豫地为Halcyon第一轮融资投入了50万美元。

8)2010年9月想到为那些辍学创业有天赋的年轻人提供奖学金的计划。然后迅速开始着手实施这个计划,在旧金山举行的一年一度的TechCrunch Disrupt会议上,他宣布了Thiel奖金计划,为20岁以下的年轻人每人提供10万美元的创业资助。

 

关于畏惧衰老与死亡

这点要追溯到他9岁的时候,Thiel他坐在父母在克里夫兰公寓里的牛皮地毯上。他问父亲这些地毯是从哪儿来的?父亲告诉他是取自于牛身上。他问,牛怎么了?父亲答道,牛死了。他又问,这是什么意思?死亡是什么东西?父亲告诉他,所有的牛都要面临死亡。所有动物和所有人类都要死的。他说道,那就像发生在今早一样历历在目,“那是一个非常非常郁闷的一天,”泰尔回忆道。可见当时那个故事对他的影响有多大。

他从来没有停止过烦恼。甚至成年后,他对死亡还是无法释怀,或者对他所谓的每个人都将无法避免死亡的想法无法释怀。Thiel把死亡看作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,越早解决越好。在现有的医疗研究水平上,他希望自己能够活到一两百岁,这是他在综合考虑现在最长寿命可能性折中后的结果。所以你才看到,他那么重视看衰老技术,除了投资互联网,上一节中提到的Halcyon Molecular公司目标就是彻底改善遗传病检测和治疗的质量,Thiel决定通过Founders Fund为其进行首次注资。

并且与研究如何延长人类寿命艺术《100+》的作者索尼娅·阿里森成为了好友。

在泰尔构想的科技乌托邦中,住着几千名美国人,他们拥有由机器人驾驶的汽车,每个人都能活到150岁,而其他人则会被比他们聪明的机器人挤掉工作机会,然后60岁就死掉。

正如泰尔所言,“最极端的不公平是来自活人和死人之间。”很大的可能性是,第一个依靠这种药物活到一两百岁的人肯定是有钱人。

关于同性恋

直到2003年泰尔才向自己的朋友公开自己是同性恋,那时候他35岁左右,他问朋友,“你知道有多少金融业的人会出柜吗?”这么问,大概也是不想自己的性取向问题会对工作造成影响。

他身上有很多矛盾和冲突的元素。” 他既是同性恋者,又是一名基督徒,这两个事实他不会在公 共谈话中透露,从和不和别人讨论同性恋话题。

与PayPal联合创始人Max Levchin的关系也有点意思,当然不能说他俩就是同性恋,只是Levchin说,“ 我喜欢结交聪明的人,我发现自己喜欢和Thiel呆在一起。”在开发第一款PayPal模型时,俩人总是拿出古怪刁钻的数学题,希望难对方。Levchin表示,“就像是情侣之间古怪的取悦方式一样 ,这是我们这种怪人取悦彼此的一种方式。”

去年,他在自己位于联合广场中的曼哈顿公寓中举办了一次募资活动,旨在为保守派同性恋群体 GoProud筹款,还邀请了右翼评论员安·寇特(Ann Coulter)为特约演讲人。(去年,他参加了一个针对同性恋婚姻的筹款活动,他还为保护记者委员会进行了捐助。)

关于哲学与自由意志

自由意志主义者崇拜个人自由,鄙视社会规范,这对那些不想长大的人来说具有十足的吸引力。高中时期,他开始信仰自由意志主义,甚至成为自由意志主义的极端信徒。曾经也喜欢科幻小说,最喜欢的电影就是《星球大战》。

在硅谷,极少有人能够像Thiel一样,既能纵横商界,又在哲学上有广博见识爱看Leo Strauss哲学著作The American Challenge,也喜欢指环王,索尔仁尼琴和兰德的作品(很多哲学家都出生在德国,Thiel有德国人的血液,不难理解他为什么喜欢哲学了),写过The Diversity Myth并于1995年正式出版。

Thiel敞开怀抱接纳新事物,他的朋友们对此评价是知识分子的古怪性格。PayPal另一位元老Elon Musk这么评价Thiel:“他从不墨守成规。世界上很少有人能像他这样拥有不受限制的批判性思维。大家不是通过类比思考就是随大流。泰尔更喜欢以第一性原理来看待事物。 我也是一个自由意志主义者,但是泰尔是一名更加彻底的自由意志主义者。”

Thiel还是是海洋家园协会(Seasteading Institute)早期捐助人,海洋家园协会是一家基于自由意志主义 的非营利性机构,Seasteading意即海洋家园,是指在漂浮在国际水域的新国家,住在这个水上社区的公民可以 不受任何国家法律法规的约束。此举的目的是为了创生一个极简主义形态的政府,以此刺激现存的社会政体在竞争的压力下进行改革。泰尔对这个点子很着迷,并且为此项目捐了125万美元。

关于科技正放缓发展步伐,Thiel的答案是,那些企业主力量太过单薄,也过于鲁莽,被发展的憧憬 蒙蔽了双眼,以至于忽视了了无知大众的需求。2009年,Thiel在卡托研究所网站上发布了一篇文章《论一名自由意志主义者的养成》(The Education of a Libertarian)。他写道,“在我们这个时代,自由意志主义者伟大的任务就是逃离政治的所有束缚形式,从极权主义、原教旨主义到盲信的所谓社会化民主,目前我们正处于技术和政治殊死搏斗的时代,世界的命运取决于某个人的努力,取决于某人是否建立和传播自由主义的理念,让这个世界更好地适宜于资本主义发展。

Thiel特别喜欢“瓦解”和“风险”这两个词,从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他并不关心普通民众的生活,对于他们因为无聊的工作、债务危机和孩子们不高兴而产生的心碎和挫败感无动于衷。Thiel和他在硅谷的圈子一起畅想未来蓝图,这是其他人不可能体验到的。

每个人都能为自己的观点找到逻辑和分析上的支持,但是一个个体的个人哲学通常会受到早期对世界印象的影响,即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。Thiel也不例外,他想要永远活下去,选择逃到外太空或者海洋城市里,和一个能和他讨论托尔金的机器人下棋,这些都是他童年时代都想象过的梦想。关于他的同性恋倾向,我们无可非议,爱无性别之分,同性恋的人也有他们的快乐,祝福他们。